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中诚信托化险为夷的背后较好

发布时间:2020-11-20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备受关注的中诚金开1号计划兑付风险事件终于解除了警报。

此次中诚信托兑付风波中的“中诚—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系煤矿业信托,成立于2011年2月1日,存续期36个月,到期日为2014年1月31日。其首期募集资金11.117亿元,后经过扩募,项目总规模达到30.3亿元;其中优先级信托受益权30亿元由银行代销,一般级信托受益权3000万元由融资方实际控制人方面认购。在该矿产信托产品中,中诚信托作为受托人以股权投资附加回购的方式运用信托资金对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股权投资,但后者的实际控制人随后被控非法募资而被捕入狱。

在中诚信托最初警示该产品1月31日到期时可能无法兑付前言:自上一次正式宣布欧版QE的计划方案落地至今的时候,银行起初表示将不会偿付投资者。1月22日,中诚信托宣布就相关矿产资产的谈判取得突破:交城神宇煤矿获得了换发的采矿许可证,而振富四个矿中规模最大、价值最高的白家峁煤矿也已解决了产权纠纷。并且中诚信托表示正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并已获得了部分投资者的支持。但随后,山西政府、银行均否认了兜底的传闻。1月27日,来自中诚信托的最新公告称,中诚信托已与意向投资者达成一致,即与接盘方达成共识。

兑付危机在临近春节最后时刻再一次化险为夷。

事件影响

中诚信托兑付事件虽有惊无险,最终得以化解,但却给中国监管层敲响警钟。为防止信用风险事件在资管业爆发,中国证券业协会近日对涉及客户较多的通道型集合资管计划开始踩刹车。此事件凸显中国信托业立法的若干亟待完善之处。

类似事件并不是个案。拒不完全统计,2012年以来已有超过20例信托产品出现了兑付问题、涉及金额总计达238亿元人民币。这当中约有一半仍处于程序中。而在剩下的大多数案例中,投资者已从信托公司或担保人获得了偿付,不过也有一些案例中投资者蒙受了损失。

著名财经金融评论家余丰慧: 中诚虽安全落地但信托风险隐患犹在

备受关注的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最终以第三方接盘的方式收场,信托刚性兑付的不败“金身”得以维持,投资者经历了一番抗争后也获得本金。虽然继续维系了信托支付的刚性“金身”不破,但却难以掩盖信托行业的整体风险隐患,而且这种“金身”不破究竟还能维持多久,2014年能否继续“不破”,不确定性非常之大。

这次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兑付危机能够安全落地,财大气粗的(,)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也许与工行在这个项目中的“”有关系。此前有报道说:中诚信托这一项目和资金都来自工行,中诚信托在其中只起到“通道”作用,即将工行的钱迂回投入到其选定的项目中,从而帮其规避信贷管控。对于全球市值最大的工商银行来说,处置30亿元兑付危机项目可谓轻而易举之事。

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兑付危机虽安全落地,但整个信托业风险隐患并未消除。信托业资产规模从2011年底的4.8万亿元暴增到2013年的10.13万亿元,两年时间增幅高达211%,堪称爆炸式野蛮增长。最为可怕的是10万亿元信托规模,约占中国GDP的20%,资金大多投向了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审计局刚刚公布的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债务共计逾17万亿,这其中也有很多是信托贷款,同时超过20%是“借新债还旧债”。钢铁、水泥、基础设施建设等昔日风光均已不在,就是高房价支撑的土地高价出让、房地产的火爆局面也已经露出苟延残喘之态。这个基础如果荡然无存了、坍塌了,10万亿元信托产品到期拿什么给投资者兑付呢?无数个中诚信托 “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的悲剧都可能上演,但绝不会都能像中诚信托兑付危机事件背后有工行这个强大靠山,也不会这么幸运。10万亿元的信托影子银行规模一旦大面积发生兑付危机的金融风险,将对中国整个造成重创。而中城信托兑付危机虽没有成为引爆信托风险骨牌效应第一张倒下的那张牌,但是,这第一张骨牌随时都可能出现。

再次提醒投资者,在金融市场多元化,金融产品多样化的大环境下,“马上有钱”是每个百姓的马年愿景。面对“余额宝”、理财等产品的高回报诱惑,面对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节节攀升,面对信托“高富帅”的高回报吸引力,如何选择才能趋利避害、保卫钱包?对投资者提出了更高要求。作为一个冷静、理性、契约意识强的投资者,决不能仅仅依靠诸如信托产品口头或者约定俗成的刚性兑付、高回报承诺,而是要自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提高金融理财知识和金融风险意识,并根据自己投资实力、经济承受能力,购买符合自己投资偏好的理财产品。根据2014年宏观经济走势状况,笔者建议还是以捂紧钱包、安全至上为投资理念。 监管部门对于信托业爆炸式野蛮增长再也不能熟视无睹了。建议对信托颅脑淘汰业存量产品风险进行逐个监管排查分类,落实到期兑付人以及担保连带人,及时消除风险隐患。并严格控制信托新发行项目,有必要暂停新项目发行。等待监管部门调查排查结束后,再决定启动发行与否为妥。

事件评论

诺亚财富 李要深:中诚信托“余情未了” 刚性兑付“解”而未“决”

中诚信托的“诚至金开1号”理财项目春节前虽获接盘方解决到期兑付问题,但情人节前夕事件仍然“余情未了”,有消息称,部分投资者正力争讨回投资涉及的利息。上海一投资者表示,其准备追讨的利息由两部分组成,以300万元投资本金计算,合计约25.7万元。诺亚财富认为,此事造成的深远影响远未结束,市场一度传闻或被打破的刚性兑付预期仍然“解”而未“决”。

此事件近期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主要原因在于国内市场和投资者长久以来形成的信托产品“刚性兑付”预期在此次事件中经历了最大的考验,市场上一度传闻该产品将打破“刚性兑付”,这种观点和“期待”也出现在国内外不少媒体报道和研究机构报告中。

最近两年,信托兑付险情发生得好像比以往更加频繁,这并非是风险事件真的比以前多了,而是媒体对此关注度更高、资讯传播更发达的结果。“刚性兑付”并非出自信托相关法规规定或者监管要求,而是市场看到信托产品近年来基本实现完全兑付所形成的预期。这种状况产生于货币扩张周期,高杠杆和高资金成本得以维系,但随着货币政策转向偏紧,其整体风险正在增加。

“刚性兑付”并不是一个时点的事件。兑付风险出现后,信托公司在按时兑付投资者之后,往往会继续对基础资产进行处置、对相关方进行诉讼,以尽可能降低损失。但随着信托业信托资产规模迅速增长,简单的“刚性兑付”终将难以为续,因此监管部门才提出“买者自负、卖者尽责”,并对信托业实施净资本管理(信托业务规模受资本金和业务风险限制)。

中诚信托兑付事件的积极意义在于,各类金融产品的发行人和销售方的风险意识会加强,对交易对手和基础资产的选择会更加谨慎,对尽调和存续管理会更加重视。比如,2014年1月23日,上海金元惠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关于终止金元惠理浙江绿味有机农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公告》,称金元惠理浙江绿味有机农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原定于2014年1月6日至1月31日募集,在募集过程中,金元惠理发现融资人及其实际控制人涉嫌虚假陈述,为充分保护投资者利益,金元惠理决定终止该计划并将对投资者进行合理补偿。

该事件也会导致市场对“刚性兑付”的认识会出现分化。一方面,该产品偿付全部本金和绝大部分收益,可能强化市场对“刚性兑付”的预期;另一方面,实际收益低于预期,可能会使部分较为清醒的投资者得到一次风险教育。毕竟除了保证收益型银行理财产品之外,其他绝大部分金融理财产品在法律层面和合同里是不能承诺本金和收益的。严格意义上说,包括信托产品在内的非标融资性产品是“类固定收益产品”,只能说整体来看本金和收益的损失概率较小(相对股票等权益类资产)。

诺亚财富期待卖者专业尽责,买者明白风险,买卖双方风险共担、收益共享。这样的话,“刚性兑付”也就不存在了。

@ 投资理财那点儿事:全球3%最富的人拥有全球20%的总收入。知名调查公司盖洛普3日发布该公司历时6年完成的调查报告显示,全球3%最富有居民的全部家庭收入占全球总家庭收入的20%,相当于54%最贫穷居民的家庭收入之和。此次调查从2006年到2012年,涵盖131个国家和地区。会理财的国家就不会是贫穷的了。

慢性宫颈炎吃药能好吗
淄博白癜风较好医院
宝宝拉肚子可以吃什么水果

上一篇:信息科技计算机周报201年第五期较好

下一篇:广证恒生结汇意愿推高外汇占款被宽松可能性较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