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一条狗引起旧事的回望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摘要:一条狗引起旧事的回望,一条遭遇奇遇的狗,带给人心灵的震叹,四十多年的交融写进故事里。

变天了,没有风,没有雨雪,只是浓浓的雾霾天,屋里屋外都有股阴冷暗凉的感觉。老张的腿和腰阵阵的发痛,老伴给他换了件加厚的棉裤,不管用。

“小利来了,快接。”来电提示音在呼唤老张。他赶忙接,老伴在一边嘀嘀咕咕说的什么,老张一点也听不见。

“老张,最近干嘛呢?里老也见不到你。告诉你一个事,咱村里有几个老乡想念咱们知青了,问问咱们能不能回去看看。我和咱们青年点的老几位商量了,准备过几天一块回去看看,你去不去?”

来的是知青点里好张罗事的李杰。

接的老张何尝不想回插队的村里看看老乡们,只是眼下腰腿不给劲儿。老张吞吞吐吐地回答:“这个事,我……”

老伴在老张身边,里的声音她竖着耳朵听得清清楚楚。她一个劲儿地摆着手,向老张示意:不去。

犹豫中的老张终于回答对方:“我也想去,不过我还得考虑考虑。”

自从李杰来了,老伴就不停地嘟嘟,苦口婆心地劝老张。

“你不能去呀,我必须在家看孙子,不能陪着你去,你不方便时,谁照顾你?”

“去不得呀,你那老寒腿,老寒腰,到了内蒙走得动吗?现在可是入冬的季节呀。”

“还有,你那喘气的毛病,一道冬天就呼噜呼噜,像拉风箱;还有你那神不知鬼不觉就往上窜的血压高。”

“老张,你不要命啦?命可只有一条。”

任凭老伴臭鸽子嘴的嘟囔,老张不反驳,不言语。

老伴知道自己老头的脾气,只要这糟老头子长时间的低头不回话,那就是他服软了。

老张住的偏单房,大小间的房门对着开放。老张住阳面的大间,老伴住着阴面的小间。

晚上十点多了,老伴看见老头房间的灯还亮着,她催着老张:“还不睡觉,干什么呢?”

老张有点不耐烦地回答:“看书。”

“看嘛书那么勾神?”

“知青文学。你别管我,睡你的觉。”

老张依靠在床头灯下,安静的看——傲腾的故事

村里的无儿女的孤老汉阿古拉死了,村里人用勒勒车把他拉到村边的西山埋葬。阿古拉饲养的黑褐色的狗--傲腾,紧紧地跟在勒勒车后面,一番痛苦的眼神,鼻孔里发出凄惨的、低低的呜咽声,眼窝似乎流出泪水。当人们把阿古拉放进墓穴,开始埋土的时候,傲腾发了疯似地狂叫,它围着墓穴不停地转圈,竭力在阻挡人们的埋土动作。直到埋葬完毕,送葬的人离开了墓穴,傲腾还死死不肯离去,它用鼻子闻了闻墓穴的地面,无望地卧在了那里,长时刻地悲哀呜咽,以后就静静地一动不动地呆上好几个小时。

第二天,傲腾又来到墓穴,找它心爱的主人。到了坟前,它用鼻子闻了闻并融入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等各方面。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地面,趴卧着长时刻地悲哀呜咽。

以后的日子,每到天亮,它都会低着头,耷拉着尾巴孤独地来到墓穴。它朝墓穴点点头、摆摆尾巴后,开始卧在主人坟墓旁边悲哀地呜咽,然后静静地呆着,直至天黑。

有时候,村里人看见傲腾整天的守护在阿古拉的坟墓没有吃喝,便送来一些水和食物给傲腾,它立即会吃光喝光,傲腾太渴太饿。吃喝后,它会给送来关爱的人投去感激的目光。可是,当关心的人向它做出跟着走的手势时,傲腾会坚决拒绝,流露出一个“我不会被诱骗”的眼神。

村里人心疼傲腾,在它主人的墓穴旁搭了一个狗窝。从此傲腾白天守护墓穴,晚上回然而在 31 周后到村里主人的土房继续守护。直到有一天,人们发现傲腾在它主人的墓碑旁静静的躺着,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看罢这篇有些悲凉的故事,老张夜里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清早,老张对老伴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回插队的农村看看,我去!”

老伴听了一惊,她以为老张说错了,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老张重复了一遍。

老伴这次清楚了老张的意思。

真是鬼使神差了,一夜间的功夫,什么事让老头子改变了主意?老伴注意到老张第二次的重复是高八调的大嗓门,是眼珠子瞪大往上看的表情。

四十年的老夫妻了,自己的老伴嘛脾气,早已经门清。这糟老头子已经是蒙着脸,上了套,拉着磨的驴,只会往前走,不会退一步了。

老伴只好寻思着,明天必须提前给老头买个拐杖带走。

老张对回不回插队的农村看看的决定,在夜里也是两个拳头打仗。去的那一拳最终胜利,还是因为他想起了村里曾经的巴萨尔,是巴萨尔为他最后的决定增添了砝码。

村里的巴萨尔长得不漂亮,也挺瘦。它是村里农户布赫家饲养的一条狗。

那一年巴萨尔已经是十岁的老狗了,巴萨尔的守护体能大大衰减。村里人对待老狗,一般的习惯是让他自然死去。农户布赫深知村里来的知青孩子们生活很艰苦,于是忍痛割爱,向知青提议,把自己的狗让知青杀了吃肉,要求知青把狗皮留给他自己。

能有肉吃了,知青们嘴角流咽水,磨刀霍霍。

巴萨尔被用绳子牵着,不情愿地跟着几位知青往知青点的方向走。

套上了脖子,悬在了木架子上,巴萨尔咽了气。

老张杀过羊,下刀,控血,扒皮,掏五脏,全活儿干得利落,杀狗的主持当然落在的他身上。几位男知青给老张搭下手,胆大的女知青躲在远处看热闹。

咽了气的巴萨尔被老张用刀捅了脖子,放了血,开始扒狗皮。

巴萨尔迷迷糊糊地在自己上万种的嗅觉记忆里,嗅到一股明显的生疏的气味。它感觉身体很冷,尽管它从不拍痛,也不怕流血,此刻浑身很不舒服的痛感,也让它很难受。它睁开了眼睛。

“大事不好!”

巴萨尔噌地一下站起来,撒腿就跑。

看见已经死了,已经扒了半身皮的狗,突然站起来跑了。老张吓愣了神。周围的知青也都傻了眼。当他们醒过神来,巴萨尔已经跑了好远。

知青们有的拿起绳子,有的握个木棍,有的徒着手,老张举着刀,一起向巴萨尔追去。

一只裸着半身肉体,耷拉着半张自身毛皮的狗,在村里撒命地跑。村里的鸡鸭,马牛,驴子,羊儿,都不约而同地莫名其妙地扬起脖子观看,“那是个什么怪物?发生了什么事?”

从前,狗儿会冲着人叫唤,会追赶可能侵犯的人。狗追,人跑。

现在是一群人,在后面哇哇乱叫。狗跑,人追。

这时的村子里各家的狗,都不约而同冲着追狗的那几个人狂叫。

天黑了下来。知青点里混杂着烟气和蒸汽,还混有肉的香气。

老张双手端着一碗带着汤的狗肉,在他还没有开始吃的时候,感觉心里面传出针刺般的痛,手不由自主地哆嗦。

啪啦一声,老张手里的碗掉在了地面。碗碎了,汤水浸入屋子的土里,唯独冒着热气的狗肉,孤单地在地面上。

那一天,老张没吃一口狗肉,从此也不再吃过狗肉。

四十多年了,再回第二故乡。村子已经大变了模样,看见更多的村里人生疏的面孔。村西面的山依然那么安详;绕村而过的洮儿河水依旧是那么甘甜;原野在冬季依然露色青翠;村里人还是那样淳朴的乡情。

扬臂挥手告别,曾经的故乡,曾经的村民,曾经的故事。

随同的李杰看见老张脸上有泪水,他关心地问劝:“老张,别太激动。”

老张回答:“没事。老了,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流泪,不知为什么。”

说完,老张朝着村边西山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没有人知道他在给谁鞠躬?为什么鞠躬?

那些年,他们是年轻的孩子。

共 26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当过知青,下过乡的老人,原本因为身体不便,答应了老伴不随同时下乡的知青们回村看看,可是,当他无意间看到一个关于狗的故事,想起了自己当知青那会儿,亲手残杀的一只狗,想起了自己多年的愧疚,坚决地回到了曾经待过的乡下,看过之后,临离开时,他深深地鞠着谁都不懂的躬,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向那只可怜,又无辜的老狗鞠躬。作者文笔流畅,故事耐人品读,欣赏,荐阅,祝创作愉快!【:尚林夕】

丁桂儿脐贴和蒙脱石散能一起用吗
霉菌性阴道炎会自己好吗
巴中治疗白癜风方法

上一篇:厂商坚持找朱碧石罗志祥节能

下一篇:迷弟上线节能

相关阅读